设置首页 | 收藏中心
当前位置:主页 > 诚聘英才 >

她愿意只选择记着冠天信息过往的美好

 
  又是一年收官时,把日子,一长串的提起来,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琐碎的繁杂,回忆的过滤网虽是粗疏,然,她喜欢,这样有选择性的失忆,觉着,这就够了,就足够点亮生命中的美好。
  她愿意只选择记着冠天信息过往的美好
  又是一年收官时,平安夜降临,在岁月的回望中,静静的守望;在守望中默默祝福;在祝福中感受温暖。在温暖中让爱升华。
  
  又是一年收官时,翻旧的日历,再一次要封存时,才蓦然发现,冠天信息这一年,从始点到终点,终是以起点的平静,终点的淡然闭合了轨迹。
  
  在渐近沉寂的岁末,许上一场春暖花开;2014,无风无雨天有情;2015,愿如是。
  
  
  忽而,中秋,年大半
  
  元亨利贞,八风十二律,四季,十二个月,一个节气,跟着一个节气,像是一柄古老的传家如意,冠天信息在炎黄子孙的日子里,一趟趟的来,一圈圈的转,生生不息。。。。
  
  ------题记
  
  时光,轻转,恍若,只是一个转身,2014年的中秋,叠加着二十四节气的白露,就这样不声不响的从一级级石阶上走了下来。
  
  一时间,有些恍惚,有些懵懂,这个长夏似乎还没怎么煎熬,就出了头。心,一下子便慌了,如凭空惊雷一般,继而一惊,一年的日子,就这么轻轻巧巧的走过了春夏,走过了中秋,走过了,一切都不能再回头。
  
  坐于案前,翻看台历,九月、十月、十一月、十二月,一张张的数,一页页的念。。。
  
  数着数着,这一年“嗖”的一声就过去了,心,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地划了一下,有丝丝的痛。时光呀,时光,总是这样,一大段一大段孤单的往前走,不用盼,无需等,它,一点都不执着,从不会为谁驻足,为谁回头,很决绝,很孤芳自赏,它,无视我们生命中的欢喜与悲伤,扔下一些人,一些事,然后,扬长而去。
  
  念着念着,人就有些恍惚,过去的日子,怎么突然就远了,远到,心再也够不着,再也不用兀自盼顾,远到,过往的一切,只有到记忆的河流里去打捞,透过岁月的缝隙,回望,来时的路,似乎已是不存在了,好像被记忆跳了过去的断篇残简,是错觉,是恍惚,一时,难以分得清。
  
  心有不甘,翻看之前的日记,才断断续续地接上那过去的旧时日。。。。。
  她愿意只选择记着冠天信息过往的美好
  记得,今夏的雨,下的格外的长,格外的密,一场接着一场,在一条条疏朗的线条里,淡墨般的晕开着一个低眉的自己,忙碌的日子,只顾低头赶路,不经意间,错过了很多风景,仓促间,无法将美丽定格、收拢。
  
  以致,当第一场秋雨降临,第一缕秋风吹起时,心,还在模糊地守着夏,忘记了,夏日的滚烫,正在渐渐冷却,慢慢退场,消逝;忘记了,一些人,一些事还没来得及细思量,中秋,就进了门,白露,就落了地,一切的一切,已是物转星移,仿佛,只是,一出神,一恍惚。
  
  时间,时光,我们真的无能为力,真的,时间,时光,真无情,真无情呀!
  
  起身,凭窗,放眼望去,时下,已经没了,桃艳篱墙下卿卿我我的梁燕啄泥,没了牡丹香过翠柳丝,有的只是季节,在静静地,枯守着一片还能滴出的一点绿的汤汁,有的是,果实正在成长路上的奔波,有的是,这个时节,植物有了令人仰视的高度,生命至此,有了苦尽甘来的华美,当初的青涩,在季节的流转里,终是修成了正果。
  
  植物如此,而我呢?
  
  人生的舞台,尽情地演绎着,或感动,或惊喜,或悲泣的点滴,始终相信,这点点滴滴,皆是,冠天信息生命的馈赠,繁华过尽,终是平凡,我的期盼,我的欣喜,我的美好,一定像植物的果实一样,也在来时的路上,在路上,冠天信息就在路上。
  
  久久的站在窗前,看秋天的辽阔,忽然感觉,过往的一切,多么像是我生命里一次又一次唯美的艳遇,是光与影交织成的线,是开在眉间心上最深的懂得,我爱,故我在,我爱,这光阴,我将用文字把它养在心里,我若不记,谁又会记得呢?
  
  其实,无论是中秋,还是白露,亦或是,其它节日,节气,无非,是一个引子,因为,冠天信息烟火还将继续渡。。。。
  
  “时间在过去,悄悄替换着昨日和明日,它给人们留下了露水、雾、蓓蕾的绽开,或者凋谢,然而,它终究要留给人们一些什么,它不会白白地流逝”。这是,王安忆的【流逝】结尾里说的,借此一用。
  
  中秋过,白露到,真正意义上的秋天来了,朋友们,准备好了么,准备着,一起看,被风流成性的秋风,吹落到阶前的落叶,聆听,时光落地夯实的每一声声响,迎接,辽阔,寂寥,清远深美的秋天。
  
  -----后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