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首页 | 收藏中心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新闻 >

人总归一死的道理不容置疑

  六谢正伦看我听到纪治的死讯后神情幽幽,便朗声说:“ 开心点,人嘛,总归有一死。”
  
  尽管我认为我能坦然面对,但每每看到有人死了,或是听到死了人,还有偶尔想到自己会死,心也凄凄,远没有谢正伦说的轻描淡写。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知道了谢正伦的淡定只是一个表面,他的内心却非常怕死亡。
  人总归一死的道理不容置疑
  一日,天还没有亮,我又梦到回到了木溪,我想去金昌湾看看,但到了吊桥边,原本清澈平静的溪水突然浑浊,而且往上膨胀,很快就弥漫到我的脚边。我想转身逃离,身后却是悬崖峭壁,不再是来时平坦。看到这前无去处,后无退路的局面让我非常惊恐,我曾想象过无数种死法,但没有想到我会这样死去。我的脑海忽然又想起了伯奶奶的:人在死前要收脚步之说,我想我不应该死啊。伯奶奶说了,但凡人死前是要重新走一遍生活过的地方,没有收完脚步这人是死不了的,我送女儿去石河子读书,曾经到我生活过的新疆建设兵团农八师一四八团二营十八连,也算是收脚步吧。但鸭毛山和温溪口我还没到呢,我闭上眼睛就往汹涌的水里跳。
  
  有人将我从噩梦中喊醒,打开门一看,才知道是谢正伦的妻子。她一见到我就问我有没有时间,我说:“有时间啊,怎么了?”
  
  “你懂行,麻烦你送伦宝去常德第一人民医院做个确诊。”
  
  “前两天我在医院看到他还有说有笑的,并不象患什么大病啊,要去常德确诊,究竟是什么病?”
  
  “医生没有明说是什么病,只是一再要我们叫儿子回来,伦宝就估计可能是患了绝症,天天背着人哭呢。”
  
  我说:“哭?不是吧,他好象很看得开啊。”
  
  “他呀,是牙齿骨打得干狗屎烂。”
  
  这是一句溆浦土话,解释起来就是外强中干。
  
  果然,一通检查下来,他一再追问医生自己是不是患的癌症?医生也再三声明就是胃幽门杆菌。走出门诊室,他又叫我转身再问:“听说医生对癌症病人是绝对保密的,你去一定要问清楚,我能接受!”
  
  我去问清了,确实是幽门杆菌,但一般认为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的临床过程是这样的:幽门综旋杆菌经口到达胃粘膜后定居感染,经数周或数月引发慢性、浅表性胃炎,数年或数十年后发展成为十二指肠溃疡、胃溃疡、淋巴增生性胃淋巴瘤、慢性萎缩性胃炎等,而淋巴增生性胃淋巴瘤和慢性萎缩性胃炎是导致胃癌最危险的因素。说穿了后两种就是胃癌的早期,所以医学专家说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使患胃癌的危险增加了十几倍。
  
  虽然幽门螺杆菌危害大,且容易反复,但清除幽门螺杆菌后,做好愈后护理,给胃调节局部微生态的时间,逐渐恢复对幽门螺杆菌的免疫力,恶变的机率还是很小的,完全不用害怕。
  
  但我想证实一下谢正伦妻子的话,回到谢正伦身边后,就故意对着他摇摇头,叹一口气。
  
  果然他的脸色刷白,喃喃自语:“命,命。”
  
  我说:“什么命啊,我是叹你的幽门杆菌治疗起来麻烦。”
  
  谢正伦苦笑笑,轻轻说:“你不用安慰我,我可不怕死。”
  
  我记着他妻子的话,为了不让他误会,便笑着说:“你再背着人发愁,只怕到时也如纪治,忧郁出真的癌症来。”
  
  这时他才相信他真的是患的幽门杆菌,脸上便有了点颜色说:“王侯将相最终都是个死,我一个只靠双手糊嘴巴的农民,愁个卵毛!”
  
  话虽说得轻松,到底还是不放心,晚上打发他的小舅子――溆浦叫丈娘老弟的来问我:“峻象,我姐夫是不是绝症?可不许瞒我!”
  
  我很肯定地告诉谢正伦丈娘老弟:“不是!”
  
  “我姐夫讲了,真要是癌症,是他命里该绝,他要该吃就吃,该玩就玩。”
  
  看看,这话是不是很无奈?